哈爾濱思銳家教咨詢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忠誠的孩子是天生的嗎

編輯:哈爾濱思銳家教咨詢有限公司  時間:2012/03/29  字號:
摘要:忠誠的孩子是天生的嗎
前面我曾說過,這里再提一下:距離北京西城區阜城門內大街妙應寺西北400米遠的西廊下主街,是一條南北向的胡同,五米來寬,胡同總長差不多近五百米(有人好像實際丈量過,說總長有475米)。我們西廊下小學的本校就坐落在胡同中央靠南的地方,路東朝西。

      我們小學本校大門上的紅門牌有 “西廊下胡同34號” 這幾個白字,至今如此。在我入學前,這里是藍色的老門牌“西廊下胡同8號”。校門北側,我們學校隔壁——緊貼著西廊下小學本校的北墻,是條東西向很短的死胡同,約有三十來米長。里面住著我們學校的一戶老鄰居,遠近聞名的一位建國前后的大知識分子,名叫“馬世祿”。 聽說他還是解放前即抗戰勝利后,北平的“中國大學” 法學專業畢業的高材生。那個年紀的人里邊,受過高等教育的,鳳毛麟角。

       文革期間,凡有什么風吹草動,國家發生好事壞事,甚或搞點慶典什么的,都要拉出馬世祿,在大會上給在校師生們或街道、機關單位批斗一番。這就如同亂世當道,山寨大王率領嘍啰戰前殺人祭旗,以振士氣。我們那一代人,在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隔三岔五看這種批斗會多了去了。例如:我就親眼見過當時的北京市長即文革結束后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彭真,在我們住家北面三百米遠的官園體育場挨批;見過建國后的十大元帥之一、外交部長陳毅滿北京被游街;見過呂東住宅被紅衛兵們抄家;見過何家大院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被綁在一起拿麻繩牽著游街。每次都要把他們一個一個折磨得遍體鱗傷,用磚頭、棍棒和皮帶打癟為止,和今天搞強拆隨便把你弄死的做法一樣。弄死幾條人命,向來在咱們這,真的就跟捏死個臭蟲沒什么兩樣。捏死個臭蟲,在我們這塊大陸是從來不需要有人為之償命的! 更沒人會感到如此這般血腥糟蹋同類屬于犯罪、是在造孽?;叵胪?,歷歷在目,實在慘不忍睹。所謂“文化大革命”,多么好聽的一個詞,其實不過爾爾!

      但以上林林總總,讓我印象最深的,數此公最是與眾不同: 馬世祿先生被拉出來,從來都寧死不屈,不管怎么毆打他,也不管你怎么批斗,就不低頭,寧可再被打昏、打死一回,也不低頭。好像他那脖子、他那膝蓋,上下沒長任何關節,不會彎曲一樣。馬世祿有個比我高一兩年級的獨生子,給我的印象更深,讓我至今刻骨銘心: 他小小年紀,每次被拉出來陪綁被打、被審,堅決站在他爸爸一邊,視死如歸,面對暴雨般的抽打與豺狼虎豹般的吼叫、呵問,一句出賣他爸爸的背信棄義、不忠不孝、有損人格、茍且偷生的話都不說,寧可漠視一切,鐵定跟他爸爸陪綁赴死,從不屈從任何淫威。要知道,我的這位校友,那時頂多也就十歲??! 至今我一闔上兩眼,仍然記得他緊閉雙唇,嘴角流血,身形挺拔,令我心碎的童真風貌,錚錚鐵骨浩氣沖天,正義凜然! 那是怎樣的一副紅色恐怖圖畫呀…… 我從中,也暗自感悟到了什么叫亂世里的少有風骨和人生浩然正氣。

       多少年后,我常常想知道他們的情況,因為他們都不屬于凡人。于是,我用百度和谷歌一遍一遍地檢索他們,至今尚無所獲。

上一條:材料學院舉行愛心家教總結表彰大會 下一條:帶志愿者無償幫2400多學子 吳青山:窮娃的免費家教
哈爾濱家教
聯系方式
聯系人:曾小姐
電話:0451-8832003
郵箱:8832003@gz-hailan.com
gogo全球专业大尺度高清人体_女人爽到高潮视频免费直播_亚洲最大无码中文字幕网站_四川发廊丰满老熟妇_欧美另类69xxxxx